【人物】最有名的花都籍画家是谁别争了是他

}

花县籍旅居香港的大画家任真汉,有“超人聋仙”之誉,因他小时患脑炎致聋,但没有成为弱智者,而是凭着超人的毅力,战胜恶疾,勤学苦练,聪明过人,少年已有“神童”之称,壮年成画坛名家,兼之诗、书、鉴赏文物、小说、散文等诸领域均有不俗成就。他的博学多才,不单非一般聋人所不能,亦是身健的凡人所难能,故被晚辈同仁称为“超人聋仙”。

笔者主持花县文联工作期间,曾于1987年11月邀请任真汉回乡出席“花县文学艺术界第四次代表大会”,花县侨联有关领导还在会后陪他回乡祭祖和到县内各处观光,笔者也借机采访了他。1992年笔者到香港探亲顺便采访了任真汉画师的生前好友。以后又查阅了有关资料,任真汉的生平事迹深深感动了笔者。最近,笔者从古籍书店中搜集到1971年2月在香港出版的《江山揽胜––任真汉中国画作品初辑》,他创作的诗、书、画融为一体的64幅作品,令笔者大开眼界,一位“超人聋仙任真汉”活脱脱地浮现在眼前,不禁冲动地写出本文,希望花都区文艺界人士和广大花都人民看过后也会受到任真汉大师艺术生涯的非凡事迹所感动!

任线),又名瑞尧,广州市花县(今花都区)炭步镇水口村人。他两岁患上脑炎,忍痛接受医治,脑病虽好,但却落下了耳聋,给他带来了生活上许多不便,特别是听课很困难。6岁他跟随父母移居台北,8岁入私塾读书,但因耳聋,老师对他难于施教。好在少年任真汉不甘心落后,主动求老师指教,老师只好向他附耳大声解答。但经多次解答,老师厌其烦,渐少答理。真汉放学回家,也缠着父亲教学。到了12岁,他父亲结识了一位秀才陈宝因。这秀才博学多才,文学根底深厚,又是一位画家。他因缺资无缘科考,只好在家办起了私塾,执教为生。任真汉的父亲知道陈宝因教书有方,便带儿子登门拜访,叙述真汉失聪学习困难,但学习勤奋,如蒙收为弟子,愿意加倍奉上学费。

陈宝因见到来者苦求,又闻任真汉虽失聪,却非常好学,心想只要任真汉肯苦学,自己施教得法,也可培养出人才。于是答应任真汉父亲所求,收任真汉为关门弟子,并对任真汉父亲说:“世上无难事,只怕肯认真,这孩子好学,也可以成才,你放心把孩子交给我吧。”

任真汉入学后,果然学习非常用功,他虽失聪,但非全聋,右耳还可听到一些,听课时,一下看着课本,一下又盯着老师的口型,侧起右耳细听。陈宝因老师有意安排他坐在前面,稍为偏向任真汉右耳讲课。他还安排每课要同学们朗读,渐渐地任真汉竟能随着大家读出声来。任真汉还有个特点,下课多数不出去玩,经常留在座位上拿出毛笔抄写课文,既加深理解知识,又练得一手端庄整齐的小楷书。大家温习功课时,陈宝因老师还特别为任真汉俯耳解答疑难。师生默契教学,任真汉在班里很快就成绩名列前茅。

陈宝因见任真汉确实肯下苦功学习,而且不满足只读课本,于是在课余时间,单独教他练习绘画,鼓励他多读唐诗宋词。陈宝因家中藏书很多,任真汉争分夺秒,借书夜读。一个失聪少年,经过几年学习,竟然能写诗、作文、绘画、写出好书法,令陈宝因喜出望外,对外人称任真汉“真乃神童也”。

任真汉在陈宝因私塾学习了6年,打下了深厚的语文、绘画、书法基础。他以后能够成名成家,诗、书、画皆能,这6年便是他人生的转折点。任真汉成才后,念念不忘恩师,他对人说,陈宝因老师对他影响最大。老师时有作画,必题诗画上,然后对着画必吟诗题识,姿态晃动,活灵活现,引任真汉欢喜绘画题诗,终身与诗、书、画结下不解之缘。

1925年,18岁的任真汉随父母从台北回到广州居住,他父亲见他有绘画的才华,于是把他送进广州赤社美术研究会学习,师从当时名盛省港的绘画大师冯纲百和胡根天。广州赤社美术研究会,由冯纲百和胡根天于1921年10月创立,是广东第一个美术社团,创办时发布了《宣言》:

“我们手上拿着的是笔与调色板;我们眼中映着的,是森罗万象的自然;我们脑中只有赤诚的心和赤诚的画。我们尤确信伟大的艺术作品,非由艺术家真挚的强烈的全人格不断的研究不能产生。”

可见这是为培养人才为目的,为出艺术作品,甚至伟大的艺术作品而办的专业美术研究会。创会人冯纲百和胡根天当时已是广东省著名的画家和美术教育家。任真汉加入这个研究会,得到了这两位名家指点,学习绘画和研究绘画,得到了长足的进步。1927年,20岁的任真汉的绘画作品第一次由广州赤社美术研究会评审小组评选出参加广州市画家美术作品展览会展出。展出后,任真汉的身份由学员转为社员,步入画家行列,为以后成为专业画家奠定了基础。

为了深造,任线岁的他征得父亲同意后,东渡日本,进入东京京都关西美术学院攻读美术史论和学习油画。这时任真汉家境不宽裕,只好走勤工俭学之路。他利用星期日和晚上的时间,帮人画广告画赚一些钱弥补学费支出。他日常生活节省俭朴,他是一个经过多年磨炼出来的知识青年,深知机会难逢,要倍加珍惜,所以学习十分努力。他在赴日本前就请教懂日语的友人教学日语,并对照日本文的《秋田麻雀童话集》和《有岛武郎的剧本集》学习日文,以惊人的记忆力,掌握日语日文。他在日本京都关西美术学院,饱读中西美术史和研习西方油画技法,理论与实践相结合,在1928年一年多时间内,绘了许多油画习作。1929年创作的油画《露台》和1930年创作的《戏猫》入展东京美术展览。特别是1930年创作的油画《三等船舱》入选日本最大型的全国性第8届美术展览,深得美术界知名画家的好评。他在学院被老师称为“最勤奋的画家”,被日本文艺批评家称为“中国的西洋画家”。在日本,他已成著名画家,国内美术界也有人介绍他的成就。

“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入侵我国东北,民族危亡深重,国内民众纷纷要求抗日。留学日本的任真汉和同学们相聚议论时局,对日本侵华感到非常愤怒。1932年初,任真汉和一部份留学日本的同学纷纷回国,支持抗日。任真汉先回到香港家中,不久,应冯纲百和胡根天之邀,到广州赤社美术研究会教授油画。他一边执教,一边潜心美术创作。1933年,在冯纲百和胡根天支持下,在广州举办了个人画展,得到各方好评。以后他的作品多次被选入广东省美术作品展览。香港、台湾等地举办画展,也邀请任真汉参展,渐渐,他扬名粤、港、台。

年,香港沦陷,在日本军国主义的铁蹄下,民不聊生,物价飞涨,港币贬值,不少收藏家为生计,只好将收藏品摆街贱卖。有一位爱国的收藏家杨铨,他在香港专门收购珍贵的文物。任真汉因为学习中外美术史时对古画颇有研究,且有鉴别能力。杨铨得知任真汉是位古画鉴赏家,于是与任真汉结交为友,经常请任真汉帮他鉴别古代字画真伪。两人经常一起学习和研究文物收藏知识,两人又同有不让珍贵文物流失的爱国之心。任真汉佩服杨铨不惜倾家荡产求购珍贵文物的爱国之举,于是全力帮助杨铨。为了弄清数量众多的收藏品的年代、出版、真伪,杨铨请任真汉住在自己家里前后达三年多,与杨铨一起,把三百多件古画和数以千件的陶器、瓷器逐件鉴定清理包装,藏到密室之中,直至日军投降也无损。任真汉不但是香港著名的爱国的诗、书、画名家,从此也成为著名的文物鉴定家。

“假若有一天出现一个开明和进步的政府,我愿意把毕生收集的各种文物和艺术品全部献给国家。”任真汉也得知杨铨的爱国之心。新中国建立后,1957年,任真汉作为香港爱国著名人士,被中央政府邀请参加北京“五一国际劳动节”庆祝大会观礼,并到国内各地参观游览,还得到人民政府保护文物的文件。返港后任真汉告诉杨铨领导的人民政府是“开明和进步”的政府,动员杨铨把文物捐给新中国。杨铨得到任真汉的真诚相告,以后在任真汉向内地博物部门介绍下,果然在50年代分期分批捐献了300多幅古代字画和300多件古代陶瓷品。新中国成立十周年,杨铨和任真汉一起受邀到北京参加国庆盛典,并被安排参观游览各地两个多月。

50年代初用笔名“忽庵”写了长篇小说《西太后》在报上连载,并配有插图。以后还写了中篇小说《西施》。他写小说全凭读史的丰富知识,又能以超强的记忆力,回忆起许多情节,融会了正史和野史诸多故事,浮想联翩,贯串起来,把中国这两个名女人描写得栩栩如生,吸引读者追阅不舍。最令人怪趣的是,任真汉写的杂文,他应约在《香港商报》开辟有《庄绮信箱》专栏,专门解答闺房之事,多为女性读者询问,如怎样应付燕尔新婚,女子怎样面对初夜之欢,甚至女性疾病,心理苦闷等等。庄绮解答问题,用理性和健康的态度,优美柔和的语言,令众女读者以为庄绮是位最懂女性的女作家,许多闺密之情都坦白写信告知庄绮。报社总编为了保持这个专栏的神秘感以达到吸引更多读者的效果,也默认这个庄绮是柔情似水多情多智的女作家。多年以后,创刊元老之一的张初无意中透露庄绮不是女人,是位真汉子,是名满港、澳、台的大画家任真汉,令港人惊奇万分,尤其是女读者,很多人想一睹真汉真容。任真汉为了办好报刊试水小说、杂文创作,而且一炮打响,全靠他博学广识、刻苦钻研各类艺术,甚至心理学、医学。被港人称为“文坛怪杰”。许多女读者得知真相后,称任真汉是“多情汉子”、“女子之友”。有些还写信给商报,向任真汉求爱。

1956年受新中国新气象之感动,才离开新闻界,重拾翰墨,描绘祖国大好山河。

50、60年代和70年代多次回大陆游览各地名胜古迹,精心创作国画,反映祖国山河,是他一生中最有成就的年代,创作的山水画,得到香港各报刊纷纷发表。甚至在美国和东南亚出版的侨报也有不少转载。佳作数以百计,他的名气已遍及海内外,与旅居香港的岭南画派大师赵少昂、杨善深齐名,被称为“香江三大画师”。

––任真汉中国画作品初辑》,于1971年7月10日出版。这部画集选载了任真汉在大陆各地名胜的写真素描作品,再经本人精心创作而成,共计64幅。并在香港大礼堂举办个人国画展,轰动一时,他的画集出版后中国美术界多人写评论,评价很高。综合各方面评价,其最突出之处是诗、书、画完美结合,显示出作者的博学广识,使观者如临其境,懂得各地名胜的奇妙之处。画集中每幅画有介绍画作内容出自何处,景物特色等。绝大多数画幅中有题诗,或借用著名诗人的名篇、名句,或亲自创作题诗。既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称为画作的“题识”,又表现出诗、书、画三种艺术的完美结合。但并非平分秋色,而是衬托出画为主体之美。如他的《六朝松》题有一首诗:六合同春万绿荫,六朝老树亦回生。

)的首都。吴时载有松柏两树,至今仍在南京工学院内,历经1740多年。他的中国画既有岭南画派的特点,含有关山月之粗犷气势,又有内地画派之风,如黄宾虹的绵密细致,创造出自已的风格。他的诗作多与画境相衬,由于他熟读唐诗宋词,运用起来随心所欲,自创诗句,颇有古典诗词之遗风。他的书法融合多体之精华,又创出自已随意境变化,笔峰四出,与清代书法大师伊秉授的风格暗合。

笔者千方百计搜得《江山揽胜》,反复欣赏,深感任真汉画作、书、诗百看不厌,深得艺术享受之外,由于有生动丰富之“题识”,更得知识性之益,可见任真汉知识渊博,透过山水画,使人获知历史、地理的故事。

慕任真汉之美术成就,除画展、报刊纷纷约画稿外,亦有众多名人求画。如写武侠小说驰名文坛的梁羽生曾求任真汉为他小说《龙虎斗京华》绘画插图,也曾为自己写的文章插图,其插图简洁趣致,有丰子恺之风格。

40多年,直至1991年任线岁仙逝,这时郭南斯已70岁,她在悲痛中含泪写下了《忆超人聋仙任真汉》。郭南斯在这篇回忆录中,开头一段就深情地写道:“像在战时的重庆,我意外有幸认识了陈树人,在抗战胜利后的香港,我意外认识了任真汉。他两人先后在不同的情况下对我的帮助和鼓励都是我毕生不能忘记的。”

可以说陈树人是郭南斯步入画界的启蒙老师,而任真汉就是扶植她成名成家的画界挚友。

年生,清远市清新区人,童年随父母移居广州,毕业于执信女子中学,喜爱文学,入读杭州国立艺专学油画,后又就读于上海新华艺专,三年后毕业回广州,抗日时,避战乱,全家迁重庆。1943年结识当时岭南画派三大宗师之一的名画家陈树人,从此得陈树人指点步入美术界。她勤奋聪明,中西画兼学,又会舞蹈、写诗、写散文,会根雕艺术,几年间在重庆美术界已小有名气日本投降后,郭南斯于

年移居香港,1948年她应香港圆社邀请参加“中国近代名家书画展”,认识了任真汉。初次在展场上见面,互相交谈,两人印象不错。之后,郭南斯得知任真汉是香港资深画家、画评家、又是作家、文物鉴定家,十分敬佩。任真汉也感到郭南斯有才女气质,得知她除绘画秀丽之外,还懂舞蹈、诗词、根雕,也感到这年青女子,很有前途。过了半年香港圆社又举办了“岭南闺秀画展”。开幕时任真汉和《》的主编周鼎同去。郭南斯一眼见到任真汉,连忙趋前迎接。任真汉见到郭南斯来接,喜出望外,紧紧握手后,便与周鼎先看郭南斯的画。真汉在看到南斯的《自画像》,微笑着说:“这幅《自画像》很可爱!”南斯展出的其他几幅画,任真汉一一评说,赞不绝口,周鼎也跟着点头附赞,令南斯心里甜滋滋起来。两人观看完画展后,周鼎对着南斯的面数落任真汉说:“任老师句句赞南斯,这是‘岭南闺秀画展’,真汉眼里只有南斯啦!”南斯连忙说:“他还提到好几位呢!”周鼎说:“说绿叶好不过是陪衬牡丹。”又说:“真汉早就向我赞美过你了,他说你的油画更好,全港女画家只有你一人最好!”

真汉评赞南斯的文章在《》等报纸上发表,他是香港画界的权威,其他画家看了,也在其他报纸纷纷评价南斯多才多艺,南斯一下子名满香江。真汉特别赞南斯,并非空谈,细品南斯的画作确实是女中杰出者。真汉在评论中还有一句话“郭南斯是女画家中最有前途的一个”,不出所料,郭南斯以后旅居英国,果然艺术成就累累,受到众多中外艺术界人士赞扬。

年,南斯因母亲多病,回清远接她到英国,路经香港去看任真汉,两人畅谈离别之情,共看画作,南斯有备而来送了一幅画给真汉。真汉一时高兴,即席画了一幅桂林象鼻山风景画,并很快在画中题了一首诗:不见南斯三十年,香江重晤貌依然。

1984年始主持花县文联工作,后又兼职花县海外联谊会理事,得知花县籍旅港画家任线月,花县文联筹备第四次代表大会,为了团结花县籍旅外的文艺家,决定邀请香港画家任真汉和广州名演员刘美卿、名作家伊妮等人为特邀代表。任真汉接到邀请后很快复函。决定赴会,并预祝大会成功。

“花县文艺界第四次代表大会”图为与花县有关领导和来宾、部分花县文艺界人士合影

1987年11月1至2日,大会在花县新华镇花县县委礼堂举行,外地来宾安排住在会场边风景优美的翠湖楼(县委招待所)。这年任线周岁,与老伴任李仲玉一起回来,夫妇身体健好。他这次有备而来,带上多幅国画

大会于上午10时举行。会前花县县长卢湖海、花县县委副书记石启仁、宣传部长邵展鹏、政协主席刘章林、县委纪委书记吴帆子(原二届文联主席)和笔者一起接见了任真汉等多位特邀代表。大会开始,任真汉和会见的花县各方面领导一起坐在主席台上。到会代表共128名,是历届代表大会最隆重的一次。任真汉兴高彩烈,登言时,声声感谢花县县委、县政府、县文联和花县人民的关心和爱护,并表示愿意和花县文艺界同仁一起为花县的文艺事业作出贡献。他还拿出随身带来的一幅大型《百花图》大画,题字“祝贺花县文学艺术界第四次代表大会成功举行。”赠送给花县文联。他以画会友,这次回乡送出了十多幅国画,花县侨联会这年刚好成立五周年,得到一幅《菊石牡丹图》,有题字“花县乡音创刊五周年,丁卯任真汉”,也曾为花县体育馆绘制了巨幅国画《大年颂》,为花县宾馆绘制了国画《芙蓉山水》。

赠给《花县乡音》社的《菊石图》,落款“花县乡音创刊五周年志庆丁卯任真汉”

1991年建成,并将举行太平天国起义140周年纪念活动时,表示要搜集资料,为洪秀全纪念馆拨墨赠画,可惜赠画未成,他不幸于1991年3

11日因心肌梗塞在香港仙逝,令花县文化界人士和家乡父老乡亲悲哀不已。任真汉回大陆,也曾在广州市老城区观光。前广州市委书记欧初曾亲自招待任真汉,广州各报刊也纷纷报导介绍任真汉。欧初和《羊城晚报》负责人等人士和单位均得到他的赠画。赠给《羊城晚报》的一幅《报春图》,绘画的山石梅花苍劲挺拔,颇有傲雪兼迎春的意境,画中题识“祝羊城晚报报庆甲子夏日任线年七月他应邀参加广州“海日书画研究会成立大会”,赠上一幅《旭日》大画,画中题诗:瑟缩深知拂晓寒,曾惊夜气大如磐。今方海日瞳胧出,霞慰朝歌万象欢。他多次到祖国各地写生,常与当地画界名家相会,以画会友,墨宝流存各地,新闻界纷纷报导,可谓名满华夏。

耗讯传出,香港庚子书画会、香港美术研究会、香江文艺社、香港兰亭学会、香港书法爱好者协会、香港福建书画会、香港画家协会、大道美术院、双鱼画院、岭风画会、线个会社组成“任真汉先生治喪委员会”。

香港商报、文汇报、大公报、华侨日报、新晚报、成报和澳门日报等各大报刊纷纷还《香港画坛耆宿任真汉逝世》为题,介绍了任真汉的主要事迹,众多文章均推崇他是“一代宗匠”,为他的仙逝表示痛惜。广东省文联、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东省画院、广州市政协、广州市文联、广州市美术学院、广州市文化局、广州文物管理局、花县政协、花县政府办公室、花县文联、花县文化局、花县侨联、花县海外联谊会、《花县乡音》社,以及著名画家赖少其、廖冰兄、黄笃维、华嘉、芦获、郭绍纲等省、市行政、艺术机构和著名画家纷纷发去唁电表示哀悼!任线日在香港殡仪馆隆重举行。新华社、香港联合出版集团公司、香港两局议员谭惠珠、《大公报》社长杨奇、《香港商报》、《文汇报》、《澳门日报》以及香港多家书画艺术团体和出版社致送花圈、挽联。著名画家关山月、诗人刘逸生、关振东等托人从广州送去亲自书写的挽联,寄托哀思。新华社香港分社副社长张浚生、香港联合出版集团公司副董事长黄毅、以及金尧如、萧滋、吴羊壁、靳埭强、吴瑞祺、欧阳乃沾、麦正等各界知名人士、澳大利亚、台湾的画友和在港和内地的亲友数百人,出席了仪式,与遗体告别。上午十时,首由名画家郑家镇宣读悼词,悼词曰:“呜呼任子,艺苑之英。随类博采,应扬象形。能事共仰,环宇蜚声。混沌未凿,骨相天成。绩事后素,于七十年。雪溪赤社,总角攻坚。江山揽胜,庚子结缘。巍然一老,无数亲传。日昃之离,缶歌谁调。大耋之嗟,昊天不吊。悲我友生,寤辟有标。哀哉尚飨!”

宣读悼词后,由郑家镇、岑飞龙、李浊萍、卢巨川、林建同、施子清、吴海、黄显英等扶灵,随后移柩柴湾歌连臣角火葬场举行火化礼,丧礼极为隆重。今年是任线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