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讯:目送远逝的埃及传统制陶业

}

  扎伊丹是埃及一名传统制陶手工艺者,粘土与瓶瓶罐罐是他每天生活的主题。无论春夏秋冬,在他的两层制陶小作坊里,火炉总在燃烧着,见证着他手工塑造的各类器皿和工艺品烧制成形。这间小作坊,是他一家人的生活依靠。

  和泥、塑形、烧制、搬运……年近半百的扎伊丹在日复一日的劳作中制作出的各类陶器不计其数,他也见证了埃及这一传统手工艺逐渐衰落的过程。

  “像我这样的,都是从小跟着家人学习做陶。二三十年前,每个埃及家庭的厨房里都堆满了我们做的陶器,我还会根据顾客的需要专门设计和定做,那时候手艺人的日子很好过,”扎伊丹对新华社记者说。他正在工作台前做一种阿拉伯水烟部件,两个儿子在旁帮忙。

  “如今,一切工具都现代化了,传统的陶器远离了人们的生活,我们的行业受到极大冲击,”他说,“我的作坊后来开始专注于装饰物的生产,主要是户外装饰品,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这些。”

  扎伊丹的小作坊位于埃及首都开罗东部的“福斯塔特陶器村”。传统陶器曾在埃及人的日常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然而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和外来商品的冲击,这一行业逐渐衰退。2014年,为了治理制陶业对开罗居民区造成的环境污染,埃及政府关停了大部分烧制陶器的锅炉,将制陶艺人统一安顿在“陶器村”。

  如今,游客消费成为这些小作坊的收入来源。埃及制陶业拥有特殊工艺与设计,带有浓厚埃及风情的陶艺品受到游客的欢迎。然而,受政局持续动荡影响,旅游业遭重创,埃及传统制陶业也受到严重冲击。

  “2014年我搬来时,这一片有170家作坊,到现在只有30家还在经营,”扎伊丹说,“绝大部分工人都转行了,我们这一行要不了几年就会绝迹。”

  萧条背后,依然有老艺人在坚守。福斯塔特陶土制品协会负责人阿里达尔维什便是其中一位行动者。

  “我们是这个行业的最后一代传人,看着熟悉的工作台,我决心要将这门手艺传承下去,”达尔维什对记者说,“眼下,我正在筹办一所学校,想要推广制陶工艺。”

  达尔维什觉得自己必须和时间赛跑。“我和许多政府机构合作,希望一切都不会太迟。”采访中,他不断呼吁政府“火速行动,挽救一切”。

  “如果能够找到外销的渠道,我们还可以重生,否则整个行业将退出历史舞台,”达尔维什说,“埃及制陶业曾经辉煌一时,但让人痛心的是,尽管还有许多艺人精通这门手艺,但外部环境正在摧毁一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