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做花生油的胡姬花它底气何在?

}

爱马仕一辆自行车卖16.7万,分分钟被抢光;巴黎世家把包设计成垃圾袋,卖到1.2万;抄袭中国马面裙的迪奥,不仅没道歉,反而重新上架。

他们疯狂攫取流量背后,有网友表示,因为中国没有奢侈品,才让他们这么猖獗。

为了让非遗技艺这种中国”奢侈品”延续下来,胡姬花还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砍掉赚钱的调和油生产线,死磕古法花生油。

在别人都做全品类时,胡姬花的这个选择,没有留后路,但用实力证明了,做中国“奢侈品”的决心。

早在2019年,调和油年销售额超过130亿元,对于多数品牌而言,调和油是盈利最好的一块市场份额。

于胡姬花而言同样如此,放弃调和油市场,意味着放弃了上千万的生意,胡姬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只做一件事,死磕一种技术,一个产品,是把精品做成奢侈品的关键。

爱马仕5年才培养一个新人,一张产品设计图要画1500到2000个小时,这才有了动辄几十万的铂金包。

胡姬花如今要做的就是死磕花生油,据《青岛市志》记载,早20世纪初,青岛市奉天路(今辽宁路90号)的一间老油坊里,一滴花生油自木榨机内缓缓流出,香飘百里,这就是最早的古法花生油。

为了这滴飘香的古法花生油,胡姬花继承了古法技艺精髓,并在2015年胡姬花古法榨油技艺,被列入青岛非物质文化遗产。

有网友说:“吃了花生油,换其他油吃,总觉得少了一种风味,以前我以为自己挑食,后来才发现自己挑油。”

食用油种类繁多,但花生油的香味是很多中国人记忆里的味道。有粤菜师傅认为,花生油口感好、香味浓,能将粤菜的五滋六味发挥得淋漓尽致,像青岛香格里拉大酒店,直接把胡姬花古法花生油当做特约用油。

如今,随着量产为王的时代来临,不可否认,花生油独一无二的风味正在逐渐消损,为了保留住传统磨坊里的韵味,胡姬花想做一款让中国胃超预期的花生油。

要做超预期爆品,在减少短板的前提下,还要有“一厘米宽做到一公里深”的觉悟。

花生油在中国消费者的意识中,并不是新鲜物种,做花生油的品牌就甚至有不少是国内颇具盛名的品牌。

在群雄逐鹿的花生油市场,要想脱颖而出,需要工艺创新、品类细分、品牌力综合作用。

在其他品牌纷纷拓宽新的品类,抢占市场蛋糕的风气之下。胡姬花的单一策略,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情投入在花生油上,以期把产品做到极致。

在技法上,胡姬花在传承了古法榨油技术外,还将其升级到如今的古法六艺,每一步都精益求精。

原料坚持选用红衣大花生,只用其中20%的精品作为原料;采用适温全烘炒技术,保留香味,拒绝过度加工;百年来坚持传承古法榨油技艺精髓,并升级为现在的古法六艺;不求产量,只求质量,坚持小榨机压榨,虽然同等产量比大榨机约慢10倍,但油香和口感,才更有古法韵味。

过去,花生油的使用场景多是煎炒烹炸,胡姬花发现了不少家庭的蒸鱼用油需求。

秉持着把花生油这个品类做大做精的原则,胡姬花开发了蒸鱼专用花生油,满足消费者对海鲜去腥增香的需求。

除此之外,胡姬花还研发了专利锁香瓶,可以精准控制用油量,让消费者在使用感上超预期,

仅是这个小瓶子,研发团队就做了上万次实验,瓶身设计成花生的样子,既能舒适抓握,又符合主题;

专利瓶盖,可以防止空气逆流,就算最后1滴油,也是新鲜的;柔软的的瓶身材料,挤多少用多少,是手残党的福音。

胡姬花“只做花生油”的战略,不仅能体现强大的产品力,更表现出了品牌价值观。

今年5月,胡姬花和《只此青绿》合作,开发了国色添香古法花生油,两大IP强强联合,产生了巨大的化学反应,“只此精神”彻底出圈。

火爆春晚的《只此青绿》,耗时1年8个月完成,创作团队看遍宋代的诗词、绘画,历经五百多个日夜的用心打磨,才呈现出《只此青绿》的惊艳一舞。

胡姬花用只此精神,打造传统,有品质的礼品爆款。不仅顺应国潮,还满足了对传统文化美好寓意的追求,再加上差异化的包装,堪称“花生油界的茅台”,让花生油的送礼场景更尖叫。

可以说,胡姬花从产品到品类再到品牌价值观,几乎用极致重新定义了花生油这个品类,也展现了中国文化传承的精髓。

近两年,市场上有不少品牌,用实际销量证明了,做爆品减法后,核弹级别的品牌爆发。

以爆火的拇指白小T为例,仅靠T恤,一年爆卖687万件,销售总额近11亿,就是靠小T大做,小类深耕。

同样爆品逻辑的还有中国毛巾哥朱志军,把1000款产品砍到了1个,只做毛巾。

用两年时间,只做毛巾,一推出就引爆市场,7天卖出15万条,还成G20峰会唯一指定品牌,估值3个亿。

《只此青绿》打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有了舞台上的惊艳瞬间;胡姬花传承百年技法,钻研十余年,才敢说做最专业的花生油。

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8年,每年倒闭的企业约有100万家。不仅企业的生命周期短,能做强做大的企业更是廖廖无几。而欧美企业平均寿命为40年,日本企业平均寿命58年。

胡姬花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者,专注只做一件事,重现中国传统技艺匠心,这是品牌必须坚持的理念。

爆品级聚焦,就是要从1000做到1的死磕,胡姬花的品牌目标,就是做到品类即品牌:胡姬花只做花生油,专业花生油只认胡姬花。

胡姬花通过“断舍离”,促进中国传统工艺的传承,进而实现中国品牌的升级,对于花生油这个品类而言,都是一剂强心剂。

爱马仕一辆自行车卖16.7万,分分钟被抢光;巴黎世家把包设计成垃圾袋,卖到1.2万;抄袭中国马面裙的迪奥,不仅没道歉,反而重新上架。

他们疯狂攫取流量背后,有网友表示,因为中国没有奢侈品,才让他们这么猖獗。

为了让非遗技艺这种中国”奢侈品”延续下来,胡姬花还做了一个大胆的决定:砍掉赚钱的调和油生产线,死磕古法花生油。

在别人都做全品类时,胡姬花的这个选择,没有留后路,但用实力证明了,做中国“奢侈品”的决心。

早在2019年,调和油年销售额超过130亿元,对于多数品牌而言,调和油是盈利最好的一块市场份额。

于胡姬花而言同样如此,放弃调和油市场,意味着放弃了上千万的生意,胡姬花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几十年甚至上百年,只做一件事,死磕一种技术,一个产品,是把精品做成奢侈品的关键。

爱马仕5年才培养一个新人,一张产品设计图要画1500到2000个小时,这才有了动辄几十万的铂金包。

胡姬花如今要做的就是死磕花生油,据《青岛市志》记载,早20世纪初,青岛市奉天路(今辽宁路90号)的一间老油坊里,一滴花生油自木榨机内缓缓流出,香飘百里,这就是最早的古法花生油。

为了这滴飘香的古法花生油,胡姬花继承了古法技艺精髓,并在2015年胡姬花古法榨油技艺,被列入青岛非物质文化遗产。

有网友说:“吃了花生油,换其他油吃,总觉得少了一种风味,以前我以为自己挑食,后来才发现自己挑油。”

食用油种类繁多,但花生油的香味是很多中国人记忆里的味道。有粤菜师傅认为,花生油口感好、香味浓,能将粤菜的五滋六味发挥得淋漓尽致,像青岛香格里拉大酒店,直接把胡姬花古法花生油当做特约用油。

如今,随着量产为王的时代来临,不可否认,花生油独一无二的风味正在逐渐消损,为了保留住传统磨坊里的韵味,胡姬花想做一款让中国胃超预期的花生油。

要做超预期爆品,在减少短板的前提下,还要有“一厘米宽做到一公里深”的觉悟。

花生油在中国消费者的意识中,并不是新鲜物种,做花生油的品牌就甚至有不少是国内颇具盛名的品牌。

在群雄逐鹿的花生油市场,要想脱颖而出,需要工艺创新、品类细分、品牌力综合作用。

在其他品牌纷纷拓宽新的品类,抢占市场蛋糕的风气之下。胡姬花的单一策略,可以把全部的精力情投入在花生油上,以期把产品做到极致。

在技法上,胡姬花在传承了古法榨油技术外,还将其升级到如今的古法六艺,每一步都精益求精。

原料坚持选用红衣大花生,只用其中20%的精品作为原料;采用适温全烘炒技术,保留香味,拒绝过度加工;百年来坚持传承古法榨油技艺精髓,并升级为现在的古法六艺;不求产量,只求质量,坚持小榨机压榨,虽然同等产量比大榨机约慢10倍,但油香和口感,才更有古法韵味。

过去,花生油的使用场景多是煎炒烹炸,胡姬花发现了不少家庭的蒸鱼用油需求。

秉持着把花生油这个品类做大做精的原则,胡姬花开发了蒸鱼专用花生油,满足消费者对海鲜去腥增香的需求。

除此之外,胡姬花还研发了专利锁香瓶,可以精准控制用油量,让消费者在使用感上超预期,

仅是这个小瓶子,研发团队就做了上万次实验,瓶身设计成花生的样子,既能舒适抓握,又符合主题;

专利瓶盖,可以防止空气逆流,就算最后1滴油,也是新鲜的;柔软的的瓶身材料,挤多少用多少,是手残党的福音。

胡姬花“只做花生油”的战略,不仅能体现强大的产品力,更表现出了品牌价值观。

今年5月,胡姬花和《只此青绿》合作,开发了国色添香古法花生油,两大IP强强联合,产生了巨大的化学反应,“只此精神”彻底出圈。

火爆春晚的《只此青绿》,耗时1年8个月完成,创作团队看遍宋代的诗词、绘画,历经五百多个日夜的用心打磨,才呈现出《只此青绿》的惊艳一舞。

胡姬花用只此精神,打造传统,有品质的礼品爆款。不仅顺应国潮,还满足了对传统文化美好寓意的追求,再加上差异化的包装,堪称“花生油界的茅台”,让花生油的送礼场景更尖叫。

可以说,胡姬花从产品到品类再到品牌价值观,几乎用极致重新定义了花生油这个品类,也展现了中国文化传承的精髓。

近两年,市场上有不少品牌,用实际销量证明了,做爆品减法后,核弹级别的品牌爆发。

以爆火的拇指白小T为例,仅靠T恤,一年爆卖687万件,销售总额近11亿,就是靠小T大做,小类深耕。

同样爆品逻辑的还有中国毛巾哥朱志军,把1000款产品砍到了1个,只做毛巾。

用两年时间,只做毛巾,一推出就引爆市场,7天卖出15万条,还成G20峰会唯一指定品牌,估值3个亿。

《只此青绿》打磨了两年多的时间,才有了舞台上的惊艳瞬间;胡姬花传承百年技法,钻研十余年,才敢说做最专业的花生油。

据美国《财富》杂志报道,中国中小企业的平均寿命仅2.5年,集团企业的平均寿命仅7-8年,每年倒闭的企业约有100万家。不仅企业的生命周期短,能做强做大的企业更是廖廖无几。而欧美企业平均寿命为40年,日本企业平均寿命58年。

胡姬花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者,专注只做一件事,重现中国传统技艺匠心,这是品牌必须坚持的理念。

爆品级聚焦,就是要从1000做到1的死磕,胡姬花的品牌目标,就是做到品类即品牌:胡姬花只做花生油,专业花生油只认胡姬花。

胡姬花通过“断舍离”,促进中国传统工艺的传承,进而实现中国品牌的升级,对于花生油这个品类而言,都是一剂强心剂。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