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景舟的紫砂能卖多少钱古玩评估

}

后来大家发现的估价只是市场的参考价值,只是对藏品的一个鉴定,并没有市场的效力,于是大家开始关注拍卖,因为拍卖的成交代表着市场,代表着出手、变现。

当你在古玩店相中一件心爱之物时,可以询价,也可以还价,但是一旦你出价后,店主答应了你给的价,就成交。这时候你不能再作犹豫之状,更不能再行杀价。民国以前,彼此交易是在卖家宽大的袖管中用指头比画进行的,相互不将钱字挂在嘴上,大概文人雅士认为谈钱有点俗,这种特殊的交易方式虽然渐渐被淘汰了,但古玩人群的斯文形象在该行内还是要保持的,因而,朋友之间的彼此换手叫“夺爱”或叫“割爱”。

一件古玩,原始收进的价格是得到者的眼力和运气、机缘等诸多因素的巧合,这里面醖含着得宝者多年积累的经验和曾付出的大量精力心血和学费,这是无法界量的。

而买家如果去追询对方的进价,就好像一位向开服装厂的朋友买礼服,礼服销售价是5000,厂老板看在朋友份上以3000优惠价给他,但老兄却去算布料的进价和人工旳工銭,一核算,觉得成本不足100,于是,非但丝毫不感激反存抱怨之情。你说那老板冤不冤?

说起这个古玩业的规矩,前面提到的老行尊也向我说起一件事。他十三岁进古玩店当学徒,老板是个老好人,从不发脾气,平时说话慢声细气,颇有儒雅风度。

一天,进来一位中年男士,盘桓半天,后捧起一只雍正郎窑红的瓶子不忍放下,问老板多少才肯割爱,老板说五万大洋,他当即作惊骇状,说太贵了!

这没关系,讨价还价是情理中事,老板耐心解释,说瓶是到代的官窑,形正色纯,很难得,不料这客户突然问:“你进价几何?”

话刚出口,老板心里象被蜂蛰了一下,脸色徒变,猛地从客人手里夺回瓶子,放回原处,再也不看这客户一眼。

待客人尴尬地离开后,他半天才缓过神来,生气地说:“这个人不该玩古玩,不懂规矩!即使亲兄弟之间也该遵循这行规。”足见此行规在古玩界的被看重!

真人不说话;真正的也是很有鉴识经验的收藏家,很少抛头露面,也不给人做鉴定,更不请人做鉴定,面对藏品,做做学问,收藏领域的媒体效应似乎与他们无关;难得听人说过王世襄和一些很有造就的收藏家做过什么鉴定活动;

只征集不拍卖;不少拍卖单位一年难得拍卖出一件藏品,主要靠收取一些初入收藏之门的又想一夜暴富的收藏爱好者的佣金或者图录费养活自己;

处处都有潜规则;收藏家要想让正儿八经的拍卖部门拍一件藏品,能被“钱规”的退避三舍。

标签: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