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右任书法的精髓都在这些小纸片上了

}

  或飘逸洒脱,或稚拙天真,或粗犷不羁,或谨严求正,或斜曲随意……在妙笔之下小中见大,形朴神异,

  他为佛教类书籍题写书名,既一丝不苟、庄严正大,又将佛字结字变形,以斜辅正,趣味多端,绝不一字同。如《孝经讲义》突出“百善孝为先”之意。“孝”字略大,非无意乎!

  于右任先生题签中,无论笔法运用,字形夸张变形,都到了一种全新的书法境界。

  《鲁若衡先生访日书展实况》,此题似以硬毫为之,方折多于圆转,破锋、断柴亦在所不计;笔画粗细变化幅度甚大。紧收中宫而夸张其笔,收笔蓄势敛气。整体苍茫遒劲,似粗头乱服而实为天籁之笔。可珍可赏!

  《台湾中国医药》整体结字取纵长势,与习见之魏楷体势大相径庭。“中”一改上伸下促之势。先生“各尽字之真态”,除“台”“医”二字突出重笔,余皆以细线为之,清容隽貌多趣味。

  选字分析,先生在运动中行笔,如风行水上,自成涟漪,“一波三折”活笔动势而成活字。读1962年日记你会发现,先生使用毛笔和使用钢笔其细笔点线与斜曲之结字正相一致,毛笔、钢笔的界限也打通了。

  在1948年第一届参与竞选之时,别人用条子(金条),于右任先生也用条子。他写了近两千幅 “为万世开太平”的条幅,用于拉票。是小幅,也是大作;他还手书“为民前锋”等书法小品赠人,是小品,也是大作;

  先生题赠他人之小品,可以说是件件精绝。比如《为民先锋》,体势以魏楷为框架,扁方而重心低下。第一字体态大而笔力厚,管领整幅章法。第二字略小,第三、四字渐大渐宽,托住全幅。章法疏朗,气息贯通,大气贯注,小品不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